6月10日,日本正式以免除入境检测及隔离的方式恢复外国团队游。


6月10日,日本正式以免除入境检测及隔离的方式恢复外国团队游。对日本政府来说,这是一次复苏旅游业、重振经济的绝佳机会。毕竟从日本一季度GDP修正值数据来看,日本经济似乎已经有了好转的迹象。


据日本内阁府公布的修正数据显示,一季度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折合年率环比下降0.5%,初值换算为年率为下滑1.0%,该数值较修正值有所上调,也较经济学家预测的下降1.1%更为乐观。


在一季度GDP有所好转时,日本的CPI也呈现继续上扬的态势。据日本总务省5月20日公布的4月消费者物价指数(生鲜食品除外)同比上升2.1%。虽然日本达到其通胀目标,但主要来源于成本型通胀,再加上日元贬值,当前日本国内需求仍较为疲软。因此,此前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也收回了“家庭对价格上涨越来越宽容”的说法。


尽管目前日本经济有复苏的迹象,但引起警觉的是,日元的贬值以及高企的输入型通胀仍在持续。依靠消费回暖的复苏势头否延续仍是外界的担忧。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高级经济学家山口范大(Norihiro Yamaguchi)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由于此前消费需求因疫情而受到抑制,日本经济将在第二季度强劲增长,但预计其复苏步伐将在第三季度放缓,“因为家庭的实际收入受到不断上升的通货膨胀的挤压。此外,供应链中断的危机将不利于出口。”


日本恢复经济的当下,还要面临哪几道坎?


消费成复苏支柱


一季度修正后的经济数据萎缩幅度有所收窄,无疑给日本经济复苏打了一剂强心针。


具体来看,经济萎缩程度的收窄,除了得益于汽车与通信资费支出的低迷程度小于预期之外,主要源于个人消费的回调。个人消费占日本经济比重二分之一以上,二次统计报告显示,一季度个人消费环比增幅由零上调至0.1%。


一季度个人消费的回暖,背后反映出民众消费信心的恢复。据日本内阁府(Cabinet Office)的一项调查显示,5月普通家庭信心指数(包括对收入和就业的看法)为34.1,高于4月份的33.0,这已经是日本消费信心指数连续第二个月改善。


对此,复旦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孙立坚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这种现象主要源于三个方面的因素:“日本国内新增确诊病例数连续三周下降,期间基本没有出现病例数反弹,这让民众愿意走入更广阔的生活圈里,也有助于日本打通国内的经济循环。其次是日本防疫政策具有透明性。随着疫情的持续好转,日本在放宽防疫政策后,并没有重新回到过去收紧政策时的状态,政策的连续性给了民众和商家极大的信心。另外,经过5月黄金周的试验,日本的疫情没有出现反弹,这也是民众信心的重要来源。”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研究员、中国驻日大使馆前一等秘书崔成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随着日本经济活动限制的取消, 红磨坊小说,加强疫苗接种和口服治疗取得进展,人际接触服务的消费,以及受疫情影响的消费积累都会得到一定程度的释放。


为了进一步拉动消费,日本政府还制定了相应的补贴政策,例如东京都自5月22日起,正式中止“反弹警戒期”,针对得到防疫认证的餐饮店取消每桌最多8人同时就餐、最长滞留2小时的限制,另外也出台了对东京都民众住宿、一日游等补贴政策。据悉,自6月1日开始恢复日本国内游、省内游以来,日本民众热情高涨。有消息指,日本政府将最快于本月恢复全日本的旅游补贴计划。


就目前看来,通过补贴的方式来复苏日本本地游,还是颇见成效。另一方面,日本还把重点放在入境游方面。6月10日,日本政府正式重启因防疫停止的外国游客入境游,这是日本时隔两年恢复接待外国游客。对此,首相岸田文雄称:“能享受日元贬值好处的海外客人恢复访日, 出国我爱去旅游网,对地方经济而言有着很大意义。”


“日本政府对旅游业的补贴,其实是以‘时间换空间’的做法,以此增强市场的活力。”孙立坚向记者表示,日本把中国等98个感染风险较低的国家和地区加入团体入境游范围,是因为日本的经济活力还是在于它开放旅游的服务出口。


只不过,开放国际旅客入境游能否达到日本政府所想的结果?山口范大(Norihiro Yamaguchi)向记者表示,在日元大幅贬值和国内低通胀的情况下,国际游客肯定会增加,但影响将是有限的,“首先,入境人数限制在每天2万人,意味着游客人数将不到2019年疫情之前的四分之一;其次,若没有其他国家防疫政策的配合,日本的入境游不会完全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