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农历冬至开始的节气,古人称每九天为一“九”,依次名为“一九”“二九”……至“九九”,历七八十日,气候转暖,寒气渐消,迎来春暖花开的艳阳天。清代赵翼的《消寒》诗就说“转眼消寒过九九,春光又到艳阳时。”传唱不衰的《柳堡的故事》插曲《九九艳阳天》就是指春光艳阳高照的好天气,这与“九九重阳”分属两个季节。

  “九九重阳”里的“九九”是指农历的九月初九重阳节,这已经是深秋了。以最近的年份为例,2020年12月21日冬至,经过八个“九”,自2021年3月3日至3月11日为“九九”时间;而“九九重阳”是2021年10月14日。两个“九九”相隔六七个月。由于古人认为九是最大的阳数,九月九“重九”就称“重阳”,是个重要的节日。

  如果说“九九艳阳天”是迎春的节候,那么,“九九重阳”就是惜秋的节令了。重阳,阳气达到极点。而阳极必变。在天人合一宇宙观的影响下,中国人总是把人的生命与大自然的生命联系在一起,潮起潮落,花开花谢,都会引发生命意识的颤动,盛衰的感喟。在阴阳转化之际,蕴涵着古人深沉的盛衰忧思、生命意识。重阳,蕴涵着如何对待盛与衰的生命哲学

  以什么心态送秋,以什么情调咏重阳呢?中国文人从悲秋中挣脱出来,抖擞起精神, 浙江旅游职业学院,强调重阳的另外一面:经历了艳春和炎夏,到重阳,秋高气爽,天宇朗彻,犹如上了年纪之人,阅历了人生,神清气定。面临冉冉将至的肃冬,珍惜生命,“不似春光,胜似春光”成为主旋律,在重阳诗词中不断奏出。与此种心态相融通,强调在人生的征途上继续登高。在中秋节祈愿“圆”,团圆,圆满;在重阳节祈愿“高”,百事高,步步高。“高”在年龄上就是“高龄”“高寿”,与“九”——“久”,都含有祈寿的意蕴,是老人的最大心愿。登高之外,红叶、菊花、银杏金叶和夕阳红也成为重阳诗重要的意象。“霜叶红于二月花”“菊残犹有傲霜枝”,杏叶金辉铺大地,与红叶、黄菊、金叶共抗寒霜,垂暮前再度释放生命的辉煌,“莫道桑榆晚,红霞正满天”。发展至今,又如《最美夕阳红》主题歌里所唱“夕阳无限好,温馨又从容,夕阳是晚开的花,夕阳是陈年的酒,夕阳是迟到的爱,夕阳是未了的情。多少的情和爱,化作今日的夕阳红。”——但愿夕阳无限好!何须惆怅近黄昏。

  落实到社会现实层面,重点落到社会如何对待人老和老人,从而突出了对家庭人伦、社会伦理的关注。随着世界人口老龄化,倡导尊老敬老需要设立老人节,联合国的做法值得我们体味:1982年第36届联合国大会第20号决议提出,建议各成员国政府自己确定一个日子为自己国家的“老人节”。尊重各国的不同文化的选择,从而各国有自己文化个性的老人节,这是成功的范例。1989年,我国政府决定以本来就蕴含着惜老敬老内涵的重阳节为中国敬老节(老人节),使这一传统佳节又增添了新的内涵。重阳节被叠加上中华敬老节,这是发展传统节日和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范例。

  我们国家人口老龄化的速度非常快。如何做到不仅老有所养,而且老有所乐,需要全社会献出爱老之心。我国继而又制定了相关法律:自2013年7月1日起施行的《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十二条每年农历九月初九为老年节。”中华民族讲究“老吾老以及人之老”,从敬自己的老人开始,把爱心推及敬别人的老人,从孝敬自家的父母和老人开始,每个人、每个家庭都参与,这样,敬老节才不致蹈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