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涛声、秦俑、赵文辉、邢庆杰、宋以柱、戴智生、肖建国、薛培政、戴涛、王若冰(旅澳)十作家获得第九届小小说金麻雀奖。这是记者在第九届小小说金麻雀奖颁奖典礼上获悉的。4月28日,第九届小小说金麻雀奖颁奖典礼暨2021年全国知名作家获嘉采风活动启动仪式在河南省获嘉县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五十多名作家齐聚获嘉县,收集创作素材、交流文学创作经验、感受牧野大地风土人情。

  小小说金麻雀奖,已成为当代文坛极具影响力的重要文学奖项之一,在长达四十年间的作品评选中,起到了“推介佳作、扶掖作家、文体示范”的作用。在历届小小说金麻雀奖的获奖作家中,较为完整地涵盖了庞大的小小说作家队伍中的老、中、青三代的代表性人物,这些作品对于研究、探索和总结小小说在字数限定、审美形态、结构特征以及艺术规律上的界定,提供了范例。正是这些代表性作家的优秀作品,支撑起了小小说的艺术大厦,代表了小小说文体的艺术高度与价值尺度。为倡导小小说文体,遴选佳作,推介作家,促进当代小小说创作的繁荣兴盛,第九届小小说金麻雀奖评选活动于2020年12月开始征集作品,截至12月25日,共有139人参评。初评后有20位作家进入终评。经终评委认真审读评议产生了十位获奖作家:陆涛声、秦俑、赵文辉、邢庆杰,宋以柱、戴智生、肖建国、薛培政、戴涛、王若冰。

  获奖作家中,年纪最长的陆涛声已年过八旬,早年做美术工作,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改行从事文字创作,偶尔写一点小小说,到2018年,才把较多精力投向小小说。“我称不上真正的小小说作家,只是小小说创作的‘业余作者’,是‘散兵游勇’,近几年重新归队,从发表、转载到这次获奖,说明我这个耄耋老兵受到了这支队伍接纳,感到温暖。”获奖作家陆涛声表示,自己会努力跟上大家前进的步伐,为小小说创作繁荣和发展的火焰添一根柴。

  获奖作家之一秦俑的《如果猫会数数》等十篇作品,讲求作品的寓意,联想丰富,追寻着新颖的表达方式,善于在复调叙事中展现不寻常的意味,注重以生活片段表达对现实的体悟。语言简洁凝练,构思新颖智慧,情节回环缠绕,融入了诸多探索与创新。作为《小小说选刊》主编的秦俑坦率地表示,做小小说刊物编辑多年之后,自己有种强烈的感觉:小小说好写,但不容易写好。他发现,这几年,小小说创作的模式化、同质化现象越来越严重,已经成为了阻碍文体发展最大的困扰之一。秦俑反思道:“我们在写作小小说的时候,是不是太想把它写成一篇'小小说'了?又或者是因为我们对小小说作了太多的'规定'和'假设',才让小小说创作走进了'死胡同'?”他表示,文体发轫初期,适当的倡导和规范是很有必要的,但当它逐渐走向成熟,当关于文体的争鸣与辩论越来越趋向统一,是时候给小小说松松绑了。

  纵观第九届金麻雀小小说获奖作品,评委、评论家丁临一发现,获奖作品呈现出三大特点,一是题材内容更加开阔多样,贴近时代、贴近现实、贴近基层生活的作品仍然占据着最重要的份额分量;二是作品更加注重思想立意、精神内蕴的构想呈现,向善向美,直指人心,体现出高品位、主旋律的审美追求;三是文体自觉已然成为小小说作家们的共识,老中青三代作家或开掘现实或凝视历史,但都在以自己独有的叙事模型、志人笔法拓宽、丰富着小小说文体的可能性,使小小说呈现出以往不太为人所知的“天生丽质”一面。

  “从本届金麻雀小小说获奖作品看,当前我国小小说创作的状况和未来发展趋势,不妨可以用乱花今已迷人眼、一树春风千万枝来形容。”丁临一说,当代中国的小小说创作,已经从“文体现象”发展成为“文化现象”,“小小说是平民艺术”的创作理念深入人心,每年有近千家的报刊杂志发表数以万计的小小说作品;全国各省的小小说学会及小小说沙龙、小小说网站、小小说创作基地相继建立,老中青三代创作、评论研究队伍稳健扩展,小小说创作水准持续稳定向上;小小说多年前就已经进入大中小学教材、并且越来越深度融入校园教育,影响着一代又一代青少年及儿童读者;同时,小小说精品作为中文母语的代表性文本,已经走出国门,在中国周边的华语文化圈国家乃至欧美国家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成为当代中国软实力的有机组成部分。丁临一说:“我始终觉得,当代中国的小小说事业发展, 旅行社报价,与改革开放以来的国家富强、人民安居乐业大环境密不可分;换言之,国运强则小小说强。放眼未来,我国小小说创作更加繁荣昌盛的发展前景可以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