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吃过云南火锅的吃货,吃货人生都是不完美的。没吃过云南火锅的火锅爱好者,都不足以称为是真正的火锅爱好者!据说,无论是川味火锅还是广式火锅,更或者是京式火锅,都难以打进云南市场,为啥?对比之后才发现,还是因为自身实力不允许啊!

为啥外地的火锅到了云南,都瞬间没了市场?还不是实力不允许!

广式打边炉,以食鲜为宗旨,不敢加入各味佐料,吃的就是各种食材的新鲜味道。然而到了云南这里,一样没有了市场。比起鲜,谁还能有云南火锅里鲜的活色生香啊。云南的野生菌火锅一上桌,广式打边炉里食材的优越性瞬间不见了。

为啥外地的火锅到了云南,都瞬间没了市场?还不是实力不允许!

不过说起这野生菌火锅,我们必须得先聊聊这云南的野生菌。云南拥有着全国数量最大、 种类最全的野生菌。这离不开云南独特的地理位置与气候,地貌立体、各种季风全方位交杂吹过,晴雨天交替而来,造就了云南省遍地都是野生菌的摇篮。

为啥外地的火锅到了云南,都瞬间没了市场?还不是实力不允许!

每年雨季到来,都是云南人的狂欢季,随之而来的也有不少新闻,说云南人吃菌子都看到小人上房了。这就是吃到了有毒的菌子而产生的幻觉,不过产生幻觉又能怎样,一样阻挡不了云南人吃菌子的热情,只要老子还有一口气在,就要把菌子吃到底!

为啥外地的火锅到了云南,都瞬间没了市场?还不是实力不允许!

说到菌子,就连我这个外地人都颇有体会。记得当年上大学的时候,一个同学就是云南过来的,记得每年九月份开学,同学都会带来一罐自己家做的鸡枞油。第一次我们还不知道,但是当她把鸡枞油的盖子打开之后,整个寝室弥漫着独特的清香味道,瞬间就觉得手里的老干妈都不香了!从那之后,吃菌子就不再是她一个人的事儿了。再寡淡的素面,在鸡枞油的点化下都瞬间达到高光时刻,浓郁的鸡枞油不仅重新赋予了面条生命,就连吃过的人都为之一振,哪怕是中午吃的,晚上依旧觉得唇齿留香。

为啥外地的火锅到了云南,都瞬间没了市场?还不是实力不允许!

然而鸡枞油只是云南菌子大军中的最普通的一员干将,除此之外,还有牛肝菌、青头菌、黄丝菌等等等等。不敢想象,要是把这几位干将聚集在一起,然后炖锅子吃,该是多么奢侈的一件事啊!可云南人就是这么奢侈,雨季过后,云南人就这么奢侈给你看!

为啥外地的火锅到了云南,都瞬间没了市场?还不是实力不允许!

小心翼翼的把口感偏脆的菌子切成片或撕成小块,以浓郁的土鸡汤为基底,待鸡肉的精华已经煮出来之后,再小心翼翼的把这些菌子放到锅中一起炖煮。干柴烈火之下,菌子开始肆无忌惮释放出自己独特的清香到鸡汤当中,然后又大口的吸吮着来自鸡汤汁中的精华。动植物精华的结合,让味蕾展开了一场饕餮盛宴。第一口一定要留给汤汁,一抹鲜香在唇齿间滑过,然后再夹起一块又脆又滑饱浸汤汁的菌子,而鸡肉只好留到最后再吃了。本以为,这场饕餮盛宴的主角是鸡肉,没想到菌子却在这里大放异彩。

为啥外地的火锅到了云南,都瞬间没了市场?还不是实力不允许!

菌子再香,不过是植物罢了。对于肉食爱好者来说,不能大快朵颐的吃肉,还是不够过瘾。想吃肉,好办,酸汤猪脚火锅全方位立体式的满足你的味蕾。酸汤猪脚店的门口,通常能看到一口大盆,盆里放的就是泡好后切成丝的酸萝卜,而这酸萝卜,便是这酸汤猪脚里酸味的主要贡献者!

为啥外地的火锅到了云南,都瞬间没了市场?还不是实力不允许!

猪脚炖到软烂连同汤汁一起上桌,酸萝卜为汤底注入酸味精华。当软糯的猪脚遇到了一锅浓郁的酸汤,瞬时间打起了精神,昂头挺胸起来!吃酸汤猪脚,一定要蘸云南独有的蘸水。大把的折耳根、香菜、蚝油、榨菜,毫不吝啬的汇集到碗中,再配上醋、花生米、黄豆、香葱还有小米辣,最后在姗姗来迟的酸汤的串联下,形成了独一无二的味道。夹起一块软糯的猪蹄,在蘸水中打个滚,胶原蛋白在唇齿间滑过,香而不腻、嫩滑爽口,蘸水的独特味道既烘托了猪蹄的香醇又不掩盖其胶质的原香味道,对味蕾真的是极大的恩赐啊!

为啥外地的火锅到了云南,都瞬间没了市场?还不是实力不允许!

难搞的猪蹄都能做的这么好吃,南昌,更别说牛羊了!云南多处都是高原山地,故而孕育出肥沃的草料,因此孕育了不少美味的高山黄牛和高山黑山羊。纳西族和彝族最喜欢吃黑山羊,冬日雨天气候阴冷,围坐在温暖的炉火旁边吃一锅黑山羊火锅,既款待了味蕾,又温暖了身心。

为啥外地的火锅到了云南,都瞬间没了市场?还不是实力不允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