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一男子被挟持后为逃脱拉扯方向盘致车毁人亡 是正当防卫吗?

为了摆脱因债务引发的非法拘禁,原本是被害人的李某某,不计后果地拉扯高速公路上高速行驶汽车的方向盘,造成一人死亡、一人轻伤、两车损毁的严重后果。8月12日下午,衢州市衢江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李某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衢州市衢江区检察院检察官祝小利、毛颖曦出庭支持公诉。浙江省检察院、杭州市检察院、金华市检察院、丽水市检察院、衢州市检察院部分干警到庭观摩庭审。

案情回顾

2018年9月下旬,“李哥”在江苏苏州市委托苏某某、庄某某垫资下注六合彩,并由被告人李某某作为“李哥”偿还本金的保证人。

9月29日晚,“李哥”未如约偿还本金,苏某某、庄某某要求李某某联系“李哥”,李某某敷衍搪塞,并伺机逃跑。

苏某某、庄某某和前来帮忙的苏某祥见状,遂将李某某强行带上轿车前往江苏省张家港市,要求李某某继续联系“李哥”还款,未果,巴厘岛旅游攻略,三人决定将李某某带至福建继续逼债。途中,对李某某实施了“捆绑、打耳光”等暴力行为,后以左右夹座的形式将李某某继续控制在后排中间。

2018年9月30日7时30分许,车辆途经杭金衢高速公路江西方向394公里附近时,被告人李某某见左右两侧的苏某某和庄某某已入睡,右侧正行驶着一辆重型普通半挂车,为制造事故摆脱拘禁,李某某遂用手拉动苏某祥握方向盘的右手,导致小车向右偏离正常路线,与重型普通半挂车相撞引发事故,造成苏某某死亡、半挂车司机轻伤、两车损毁共计损失人民币366879元的后果。

庭审现场

江苏一男子被挟持后为逃脱拉扯方向盘致车毁人亡 是正当防卫吗?

江苏一男子被挟持后为逃脱拉扯方向盘致车毁人亡 是正当防卫吗?

江苏一男子被挟持后为逃脱拉扯方向盘致车毁人亡 是正当防卫吗?

庭审中,检察机关重点针对被告人的无罪辩解,应用多元化示证方式,围绕争议焦点,开展有的放矢地讯问、举证,揭示辩解的矛盾点。

焦点1

李某某在交警部门所作的

有罪供述,是否意识清醒?

针对辩护人和被告人提出的,其是在意识不清的状态下作出有罪供述的问题,公诉人通过“当庭播放讯问视频”“申请侦查人员出庭作证”“出示事故当天的就诊记录、医生证言”等多种形式,充分论证被告人辩解的不合理性。

焦点2

事故是否为李某某拉扯

汽车方向盘所致?

针对被告人所提出的,事故原因系“其在呼救过程中,与驾驶员发生拉扯”所致,公诉人通过讯问被告人拉扯行为发生时的周边环境、人员、拉扯的经过等,揭示被告人供述明显违背常理,并结合被告人的多次供述、证人证言及驾驶员的驾驶时长等因素,综合论证被告人有罪供述的客观真实性。

焦点3

每分钟16辆的测算结果

是否可以代表事发地的车流量?

针对辩护人所提出的,以距事发点18公里的监控点车流量,作为测算事发地的车流量,依据不足的问题。公诉人通过当庭询问高速交警,进行专业解读:事故点距离最近的监控点为18公里,且该路段没有出口,系封闭的高速道路,故依据该监控点时段的车流量来测算事发点的车流量,具有科学性、合理性。

焦点4

李某某的行为

是否具有防卫性质?

针对被告人提出,其行为属于正当防卫的意见。公诉人予以答辩,正当防卫是针对不法侵害人所实施的,并不包括无辜第三人。本案系索要债务引发的非法拘禁,被告人李某某试图通过制造事故,来摆脱不法侵害,并实施了在高速公路这一特定场所,拉扯高速行驶中的汽车方向盘这一不可控的行为,危及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财产安全,且造成一人死亡、一人轻伤、两车损毁的严重后果,应当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但考虑到李某某实施该行为是基于避险的意识且具备避险的紧迫性,但明显超过必要限度,应当评价为避险过当,并适用减轻处罚。

庭审评议

江苏一男子被挟持后为逃脱拉扯方向盘致车毁人亡 是正当防卫吗?

庭审结束后,浙江省检察院第二检察部主任王宪峰主持召开了庭审评议。会上,观摩庭审的各位检察官围绕公诉人的庭前准备、庭审表现、效果、量刑等问题发表了各自观点。

“重罪检察部门要围绕做优刑事检察要求,不断提升办案质效。”王宪峰说,“公诉人出庭能力和庭审效果是办案质量的重要方面,各地重罪检察部门要利用各种有效方式和载体,不断加强公诉人出庭能力建设,组织庭审观摩、开展庭审评议是提升公诉人出庭水平的有效途径。”